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申请彩金 > 正文

拜访老师、鼓励“学弟学妹”,听障学生高考金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01

拜访老师、鼓励“学弟学妹”,听障学生高考金

 王岩和母亲(左一)向张传贞表达谢意

    东方圣城网讯 从小重度听力障碍,十余年来,凭借超乎常人的坚韧和顽强,邹城小伙王岩最终如愿高考金榜提名。在这之后,他和母亲将开启一段报恩之旅,向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表达谢意。8月24日,母子俩来到济宁市小不点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向自己的启蒙老师致谢,并鼓劲那些和自己有着相同经历的弟弟、妹妹们。

    走进课堂,特殊“专家”讲述自己的康复心得

    在小不点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每周四下午都是家庭课堂时间。这时,家长和孩子们都会一起坐在课堂上,听康复专家传授家庭康复技巧,同时,家长之间也能交流康复经验心得。8月24日,一位身份特殊的“康复专家”走进家长课堂,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和观点。“我原来和你们一样,是一名聋儿,听力基础比你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差。今年我考上了大学,我站在这里,是想用自己的例子向大家证明,只要肯努力,目标终究能实现……”这位正在讲话的“专家”叫王岩,今年高考被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录取。尽管王岩的话在常人听来略显磕巴、蹩口,短短几分钟的鼓劲和激励却是字字铿锵。之后,王岩的妈妈也上台发言,鼓励其他听障儿童和家长不要放弃希望。

    和台下的孩子们相比,王岩年长十多岁,除了相同的人生经历,他们还有着另一种渊源——一位共同的老师。而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向小不点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的创办人、当年帮助过自己的张传贞老师道声感谢。

    经济拮据,唯独没在儿子康复问题上省过钱

    王岩出生于1999年,有着与生俱来的听力缺陷,2003年,四岁的他在母亲王启丽的陪伴下来到济宁市聋儿康复中心接受康复治疗。当时,王岩的听力损失程度已超过100dBHL,属于极重度聋,几乎是同班学生中底子最差的。“当时王岩特别难教,不仅看不懂老师的嘴型,还因为调皮,常和同学打闹,闹完就在教室里哭。”担心影响到其他同学正常康复,王启丽无奈地把儿子带到教室外,模仿老师的方法自己教课。看到这一幕,张传贞常会抽时间给母子俩“开小灶”,帮他弥补差距。

    由于种种原因,王岩的康复只持续了两个月,便回到了邹城老家。之后,王岩在当地入托,同时找了一家语言培训机构继续康复,等到暑假再来济宁学习正音。“那时候我下岗了,家庭经济状况相当拮据,只能一边做生意一边教孩子。”据王启丽回忆,那会一家人省吃俭用,自己的开销更是能省就省,唯独舍得在儿子身上花钱。一台一万多元的助听设备,她硬是咬牙买了下来。

    不懈的坚持终于收到了回报,到了小学三年级,王岩逐渐赶上了进度,开始试着和班级的正常同学交流,学习成绩也慢慢达到了正常孩子的平均水准。

    师生重逢,立志当一名特殊教师

    “这不是王岩吗?第一天来时穿着一身红色的运动服,你妈妈领着你,自己还一蹦一跳的。”当天下午3时许,王岩如愿见到了自己的启蒙老师。14年过去了,张传贞再看到王岩时,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他4岁时的样子。“老师,我以后要像你一样,当一名特殊教师,帮助更多像我这样的听障儿童。”师生久别重逢,王岩的第一句话就让老师百感交集,陷入沉思。“其实有很多孩子底子比王岩好,最终没有成材,甚至没能融入社会。”回首往事,张传贞告诉记者,王岩那个班上有个叫小超(化名)的孩子,平时表现得很聪明,听力损伤程度不到80dBHL,最后由于家长不上心而放弃了康复,每念及此,她仍觉得非常遗憾。

    谈起理想,王岩表示,报考这所学校是他自己的想法。据了解,目前国内已有一些学校开设了特殊教育专业,然而,填报志愿时选择这一专业的考生并不多。高三下学期,王岩为自己的人生定下了方向,为此,他开始从很多方面锻炼,除了努力学习,还不断增强社交能力。生活中的王岩活泼开朗,全然没有因为自己的生理缺陷而自闭自卑,不仅主动和同学们打成一片,还积极组织并参加了不少课余活动。“这些年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没有放弃希望。假如以后当了老师,我要帮助他们培养信心,乐观坚强地生活。”王岩说。(记者 张昭晖 报道)

    

责任编辑: 张一一 作者:

拜访老师、鼓励“学弟学妹”,听障学生高考金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